主页 > T新生活 >十人组成的新兴居住型态:「青银同居」让长者有人陪、年轻人学经

十人组成的新兴居住型态:「青银同居」让长者有人陪、年轻人学经

厨房里,两位银髮长辈围着围裙,正在捡菜、炒菜,口中不时与旁边另外两位在「帮忙」的年轻人聊天,气氛显得很欢乐和谐。这几位银髮长者和年轻人,其实并没有任何亲戚关係,他们,只是来自不同地方、不同家庭的室友,在三峡北大的社会住宅中,找到了特殊又新鲜的新生活。

十人组成的新兴居住型态

你曾想过,当回到家的时候,所见到的人并不是家人的光景吗?仔细想想也并非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。

新北市城乡发展局于今(2018)年1月,在三峡北大青年社会住宅推动了「青银共居」第二期Longstay试验计画,结合社会住宅与未来高龄化趋势议题,使年长者能够有人陪伴,年轻人也可以从长辈的身边,学到深刻的经验谈,房租套房每月4,500元、雅房3,500元,若有不适应的情况,亦可提前解约,并委託「玖楼共生公寓」代为管理。

玖楼《青银共居》专案负责经理徐菀庭说,当初活动报名约有六十至七十人,经过两次的甄选后,选出十位青银室友一起共居,并在2月正式开始生活。十位居住者中,有三位银髮族、七位年轻人,大家一起规範了生活公约,以不影响其他人的生活作息,来安排个人的时间。

十人组成的新兴居住型态:「青银同居」让长者有人陪、年轻人学经
晚上闲暇时刻,一起打麻将。
与不认识的人组成家

徐菀庭认为,「家」不一定要和有血缘关係的人所组成,曾经有长辈对他们说过,如果跟自己的儿子、媳妇住在一起,比较会有生活习惯上的冲突,拉开一点距离,想见的时候再见,反而感情会更好。

青银共居,一开始是玖楼的共同创办人的想法,他发现身边很多已经退休的年长者,由于子女离家,或到外地工作,使得一间大房子里有许多空房,便与朋友有着想让这些空间出租的想法,这便是青银共居一开始的雏型;而徐菀庭本身也因为北上读书,觉得台北许多租屋环境很糟糕,便十分认同这个想法,并亲自担任此计画的负责人。

在青银共居的计画上,徐菀庭说,大家一开始总是小心翼翼,担心触碰到其他住户的地雷。在几次的大活动的办理下,逐渐建构了彼此的生活方式,把主导权拉回到居住者身上,而大伙们也有一些自发性的活动,例如年轻人因为忙碌,请长辈帮忙到市场採买水果,晚上再一起切给大家吃;或是相约一起出门运动、爬山,渐渐累积了生活上的默契与情感。

徐菀庭观察,这些居住者的共同点,大多属于个性比较开放的人,且愿意敞开心胸,与家人以外的人生活、相处。像居住的三位银髮族朋友,其中一位本来就是独居状态,另外两位则是和伴侣住在一起,会想来体验这个计画,无非是想尝试看看不一样的老后共居可能。

亲民的房租与舒适的环境十人组成的新兴居住型态:「青银同居」让长者有人陪、年轻人学经
写下生活公约,一同遵守维护。

青银共居的试验计画,地点位于三峡北大社会住宅,总共三间房,每间各三房三厅,一共九间房间共有十个人居住。如同前面所述续的,十个不同年龄,来自不同家庭的人们,为了良好的生活品质,订定了彼此的生活公约,每人每月500元的公基金,一起负担必备的水电、瓦斯费,免去了一直酌收、算钱的麻烦。

问徐菀庭,是否有观察这三位来参加试办的银髮族朋友,从刚开始到现在最大的差异是什幺?

她笑说着︰「应该就是看起来变年轻了吧!」徐菀庭觉得,当长辈住在养老院、安养院,生活完全被规範住,没有自由时,总会有股苍老、失去活力的感觉。但在青银共居的计画里面,她看到的是长辈找回目标,和年轻人相处在一起,不论外表,整个人看上去,充满气色与活力,也开朗许多了。

渴望更大的空间创新

不过,徐菀庭仍旧希望,地方政府能够提供给他们更大的空间,结合居家、长照,让青银共居计画得以更加顺利。

如德国就有一个不错的案例,整栋房子住着许多银髮族与年轻人,并设有交谊厅,居住者可以随时在这个空间里看书、聊天,或者与其他居住者玩桌游或益智游戏等。此外,也利用一些小巧思,增添生活情趣,例如製作个人专属杯垫,正面写着「我有空」,背面写着「我在忙」,这样其他人不必特别开口,就能知道是否能找这个人一起聊天、外出。

徐菀庭认为,青银共居的计画会越做越好,接受度也会慢慢增加,毕竟,渴望快乐、无牵挂的老后生活,几乎是每个人心中的终极梦想啊!

延伸阅读两个房子恰恰好?不动产活化术退休靠邻居 欧美互助会正夯「捨弃」,帮你脱胎换骨、逆转人生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