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D宅生活 >妞书僮:和「心之书」相遇就会产生魔法力量?《隐页书城》新书转载2-2

妞书僮:和「心之书」相遇就会产生魔法力量?《隐页书城》新书转载2-2

《隐页书城》

芙莉亚沿主要通道一路走来,几乎听不到自己踩在铺石地上的脚步声,书籍把大多数声音都吞噬掉了。她心跳加速,心情忐忑。每当她踏进书窖就会这样,但她极力克制要自己别害怕,通常这幺做总能成功。

有物体从她旁边的书架跳过去,定睛看时,那个东西又跑掉了。

芙莉亚继续向前,沿着主要通道向左转,眼前又是一个由书籍堆成的峡谷。这里路线虽然弯来绕去,但要留在韦克福念兹在兹的主要通道上并不难,只要沿着灯泡串走就行了。每隔几码就有灯泡照亮这里的幽暗通道和狭小空间。

书架后方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有着一些古老的壁龛,据说里头的骸骨已经移走了。只是当费尔菲克斯家族在此兴建书窖时,这些死者对自己的墓穴遭人亵渎一事究竟做何感想?还有,有谁知道,在主要通道两侧没有灯光的过道里,在这些层层叠叠的书藉后头,到底是怎样的一番景象?

小时候,芙莉亚曾随爸爸来到书架深处,经过昏昏暗暗的书页构成的拱顶空间与书脊组成的洞穴,直到爸爸在某个角落失去蹤影。当她好不容易赶上他,而他转过身来时,那个人不再是爸爸,而是爸爸的一个噩梦。整整过了一小时后她才再度见到爸爸的本尊。也许直到今日,那些幻影依然在书架间徘徊流连。

这些过道非常狭窄,就连在主要通道上,芙莉亚往往也得侧身行走,以免肩膀卡在被书籍挤爆的书架之间。乾燥空气中瀰漫着书香,偶尔一阵风起,吹过通道,飘送来大部头书籍的气味,间或传送来或许只存在芙莉亚想像中的遥远声音。

更多转角与交叉口,偶尔出现一个人工挖掘的拱洞。到处都是书架,到处都是纸张,大多数零散纸张都包覆着皮革或亚麻布。这里拥有来自世界各地,几十、几百亿的文字。

吸引芙莉亚进入书窖的书,名字相当长,叫做《凡塔思帝寇.凡他思提切雳—朦胧秋光之王》。在这本书出版的一八二○年,这幺长的书名并不少见。本书作者是芙莉亚的一位祖先,他以「七芒星」这个笔名闻名于世。他总共写了数十部作品,包括好几本在当时广受欢迎的盗匪小说。这本《凡塔思帝寇》是他的处女作。时至今日,这本书或许已遭人遗忘,但在当时,这位姓名花俏华丽的义大利强盗首领,可是能让众多读者一口气就看完他的冒险故事。

这部小说是芙莉亚的妈妈生前最喜爱的书,芙莉亚小的时候,妈妈经常唸书中的故事给她听。卡桑卓.费尔菲克斯在生下皮普后就过世了,芙莉亚每天都努力不让自己忘却妈妈的笑靥。每当她读《凡塔思帝寇》,母亲似乎就出现在眼前,她和自己同样拥有一头金色长髮,鼻子小巧、额头高阔,两人同样都有着碧绿眼珠和优雅翻阅着这本小说的修长手指。芙莉亚彷彿见到妈妈坐在一个小女孩的床畔,用她安详的声音带领女孩进入义大利滨海的阿尔卑斯山脉峡谷,遇见强盗凡他思提切雳和他那帮欢乐却脑残的手下。

有一段时间,芙莉亚努力想找出类似的作品,无论新旧都好,可惜没一本比得上《凡塔思帝寇》。七芒星的其他作品往往只是相同故事的翻版,如果是个好翻版,故事就变化多、惊险刺激,并且带领读者进入陌生的时代。如果是个拙劣的翻版,就带着感伤与绝望,但芙莉亚认为,真正杰出的就只有这本《凡塔思帝寇》了。

爸爸因为哀伤过度,把许多会令他忆起亡妻的物品都烧掉了,所以芙莉亚特别藏起这本书以免被爸爸发现。爸爸的脑袋里很可能充满了各种日夜纠缠他的回忆,这些年来,寻找《凡塔思帝寇》已成了他的执念。他隐约知道芙莉亚藏起这本书;而芙莉亚也知道,爸爸私底下依然不断在寻找这本书,彷彿这是他让妻子离去的最后一步。

爸爸已经销毁妈妈的衣服和妈妈眷恋的物品,现在芙莉亚绝对不会再让他毁掉这本书。为了这件事,芙莉亚生了爸爸好久的气,但后来她总算比较能理解他的心情了。即使卡桑卓已经过世十年,提贝流士.费尔菲克斯对这场悲剧依然无法释怀。他不是会显露感情的男人,他也几乎从没有谈过妻子的事。就连他在永夜庇护所经历的战事,他也始终绝口不提。

书架上又有了动静,这一次在左侧,她停下脚步,缓缓转过头去。

两只体型迷你的摺纸鸟蹲踞在上方的书架上,是两只用纸摺得极为精巧的杰作,只是如今已有点泛黄褪色。其中一只鸟正啄食一册诗集上的灰尘,另一只似乎正回应着芙莉亚的目光,但牠就如其他摺纸鸟并没有眼睛,除了长长的嘴喙之外,甚至连个脸都没有。

「嗨,两位。」芙莉亚向牠们打招呼。

其中一只继续享用牠的大餐,另一只踩着僵硬的步伐来到书脊边角,有稜有角的翅膀搧动了一下,脑袋一偏,似乎在打量着芙莉亚,彷彿牠真看得见;但比较可能的情况是,牠不过是闻到了芙莉亚的气味。

「我不打扰你们了!」说着,芙莉亚便继续向前走。

不久她就遇到了一群至少二十只的摺纸鸟,牠们正忙着用纸喙啄食书上的灰色尘絮。摺纸鸟是一种寄生物,会失控地持续繁殖。当年芙莉亚的祖先为了遏阻书籍累积尘埃,特别培育出这种生物,牠们的成果也令人激赏。摺纸鸟就像古怪昆虫般在书架间蹦跳、爬动,平常现身时很少一次超过几只,因此这群正贪婪吃着某位葡萄牙小说家作品集上尘屑的摺纸鸟,就形成一幅罕见的景象。不过,芙莉亚只是耸耸肩并不在意,依旧向前走。只要摺纸鸟还没开始觊觎纸页的美味,就不是问题;幸运的是,同类相残并非牠们的本性。

在抵达交叉口之前,芙莉亚还见到更多、多得不寻常的摺纸鸟。芙莉亚在这个交叉口必须向左转,说得準确一点,就是偏离主要通道,因为她把《凡塔思帝寇》藏在某一条没有拉电线的阴暗分支过道上,摆在一本介绍工业时代早期齿轮沖压机的瑞典书藉旁。她相信爸爸暂时不会对波的尼亚湾港口一带的机械工程产生兴趣。

走了几步,芙莉亚打开韦克福给的手电筒,立刻有几只摺纸鸟扑簌簌地从光束前掠过。芙莉亚皱起眉头用灯光尾随牠们,心想,藏身在书窖深处的摺纸鸟难道暴增了?多到活动範围拓展至书窖前方了吗?

她必须转两个弯才能来到存放《凡塔思帝寇》的书架,一见到书还在原位,她就鬆了口气。她把亮着的手电筒摆放到层架上,取出那本书来。坚固的封皮转成褐色,装订也鬆散了,封面上没有图案,只剩已经褪色的书名,而书名底下则印有:英勇的凡塔思帝寇船长的惊险旅程,出自利古里亚编年史。每次只要见到这个副标题,芙莉亚脑海里就会响起妈妈的声音,体内也会涌起一股暖洋洋的悸动。

芙莉亚的名字与中间名都源自这本书。书中的芙莉亚是个诡计多端的女贼,她曾经好几次把凡他思提切雳的猎物骗到手。至于萨拉曼德拉则是个脸上长肉疣的森林女巫。

芙莉亚的弟弟皮普,名字同样出自文学作品,他和查尔斯.狄更斯《远大前程》里的主角同名。狄更斯是她爸爸最锺爱的作家,芙莉亚几乎可以看见当年爸爸是如何热烈争辩,坚持至少要让他的长子以狄更斯笔下的主角命名,因为自己的女儿居然採用了一个老态龙锺、长着疣粒的女人的名字。

芙莉亚翻开书,从头开始读起,并再一次涌起一见锺情般的感觉。故事开场是某个暴风雨夜,有营火、有着故事中的故事。而一个不留神,芙莉亚就停不下来,接连翻到第二页、第三页⋯⋯

同时听到了霹霹啪啪声。

她吓得把书放下,想拿起手电筒,却不小心将手电筒从书架上推了下去。在手电筒撞上地板的瞬间,溅起了上百个黑点,它们就像跳蚤般簇拥着、攒动着。

是字母。

这些字母迅速组成一长串的字句,从一个书架延伸到另一个,并且同时朝两端前进,直到没入暗影中。这些母音和子音,中间还有加了两个小点的变母音,就像是在细如髮丝的触角上晃动的蜗牛眼。

芙莉亚鬆了一大口气,她把书放回书架,拿起手电筒。「又是你们。」她哀叹着把手电筒的光束移转到这群爬动的字母上。

霹霹啪啪声再次传来,接着这些微小的字母突然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,在芙莉亚面前团聚成一个点,它们你推我挤地向上堆叠,看起来简直跟一个庞大的蚁堆没两样。

这个点的前端就像影片快转的树干渐渐伸展,直达到芙莉亚眼睛的高度,它先轻轻款摆,接着朝一旁放有《凡塔思帝寇》的层架侧弯,有几十个字母跳了过去,其中一些迅速组成字句:

妳好芙莉亚

这些字母都是从毁坏的书里掉出来的,在它们的群体智慧里并没有标点符号这玩意儿。芙莉亚询问过它们其中缘由,却立刻激起一阵愤慨,认为逗点、句点,尤其分号本就是一无是处的垃圾,在文字兵团里,并没有留给标点符号的位置。

芙莉亚问候:「哈啰,YZ。」而这群字母也开始在书架上重组。几年前芙莉亚认为,这个字母小群集需要一个名字,而她首先想到的便是YZ。「你吓坏我了。」

字母写出这句话:妳得离开这里

有几个没用上的字母紧张地在书架上跳动,彷彿在强调这个警告有多急迫。

芙莉亚感到喉咙乾涩。「发生什幺事了?」

又是一阵混乱,接着出现了两个字:

霉鳐

芙莉亚咒骂了一声,问:「在附近?」

正朝这里移动

她挥动手电筒,朝通道两端照去,一头什幺都看不到,另一头则是字母小群集投射出的颤动阴影,再更后头就空蕩蕩了。

「还有多远?」

当她又把手电筒照回书架时,那里出现了:拐几个弯

一百五十多年来,费尔菲克斯家族的书巫们一直努力不懈,不让湿气入侵这处地下墓穴,但他们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,于是在较外围的地区,某个书架背后开始聚集湿气,并且长出霉鳐来,而霉鳐和YZ与摺纸鸟都同样拥有生命。

霉鳐在这个时刻出现,也许纯粹只是巧合,但芙莉亚心痛地想起,近来爸爸非常忙碌,而且变得不太谨慎。

YZ警告她:离开这里

「牠在哪里?」

右边

她把声音压低到几近耳语,问:「牠知道我在这里吗?」

妳太吵了

接着是:

妳这个慢郎中

芙莉亚把「慢」字朝着书脊弹过去,「慢」撞上去又弹回来,接着翻了个跟斗,但马上又回到原来的位置。其他字母也迅速重组,不一会儿,那里就出现了:

慢郎中慢郎中慢郎中慢郎中

YZ说的没错,她过度自信,把韦克福的警告当成耳边风。万一她被霉鳐逮到,YZ就会穿过地表缝隙,爬上她的墓碑,在花岗石上拼出四个字。

芙莉亚.费尔菲克斯

一九九九—二○一四

自找死路

向右跑就能回到主要通道,可是要避开霉鳐,她就不得不选择另一个方向,并祈祷接下来能够绕回主要通道。

YZ拼出:快跑 马上

她想把那本《凡塔思帝寇》放回书架,动作到一半却临时改变想法。天晓得她什幺时候才能有机会再回来这里—如果几分钟后这件事还重要的话。芙莉亚匆匆将书插在牛仔裤后面的裤头上,用T恤遮住,接着拔腿狂奔,手电筒光线在她前方的书籍和地面上闪跳,一小群集字母发出的霹霹啪啪声紧随在后。接着YZ再次塌陷,有如两列蚂蚁般,分据她前方左右两侧,迅速沿着书架底部爬行。

芙莉亚背后传来了一声咆哮,她边跑边回头,只见到一片黑幕。想将那里照亮,她就不得不停下脚步。

咆哮声转成了嘶嘶声,接着有另一种气味掩盖了书香—是一股来自潮湿地窖的味道。

芙莉亚在一处交叉口向左转,这里书架紧紧对排着,她必须侧着身体才能通过 。

在她过去之前,先举起手电筒朝原来的方向照了照。这个动作还没做完,她就知道自己铸下大错了;接下来一瞬间,眼前的景象将她整个人都震慑住了。

这只霉鳐比她上回遇到的要大得多。当时她九岁大,而且有爸爸陪同;六年后的今日却没有人可以让她躲到背后。

这个由霉菌孢子组成的家伙浑身毛茸茸,宽扁的身体比枕头还大,并且发出漂浮水面的油污萤光。牠正穿过通道平移前进,边缘搧动着,彷彿是水生植物的叶片。接着前端边缘裂开了一条缝,缝隙越来越宽,到最后,就像是这只霉鳐要分成两层一般。迎面而来的风将这个大开口吹得更大,霉鳐像个敞开的袋子朝芙莉亚滑行过来,彷彿下一秒就会当头罩下,将她生吞活剥。

【延伸阅读】 

#妞书僮

#妞书僮:和「心之书」相遇就会产生魔法力量?《隐页书城》新书转载2-1

好书不寂寞,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

在这里,每个东西都有生命,每个东西都有自己的想法,很特别,同时...也带来很多危险,到底「书」里还隐藏了多少秘密?快跟妞书僮一起来冒险~

本文摘自《隐页书城》

妞书僮:和「心之书」相遇就会产生魔法力量?《隐页书城》新书转载2-2

出版社:寂寞出版社

作者:凯.麦亚(Kai Meyer)

相关推荐